国际出版业:转型和并购成主旋律
——解读2015年《全球出版企业排名报告》

时间:2015-07-29 作者:金得利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网/报

  【核心阅读】

  专业领域出版巨头包揽榜单前4强。

  排在前10位的出版商纷纷通过并购来拓展海外业务,进而大幅度提高自己的财政收入。

  中国的两家出版集团跻身前10强,分别是凤凰出版传媒集团和中南出版传媒集团。

  2014年全球货币市场起伏不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排名结果。

  教育出版领域都经历了过山车一般的动荡。

  今年的《全球出版企业排名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已于近日发布。《报告》不仅对各大出版商2014年度数据进行了分析,还指出了日趋复杂的全球出版业形势。

  相比于之前相对稳定的发展态势,《报告》中的前10强显示出更为强劲的发展动力。10强集团的收入累计达349.7亿美元(约2171.3亿元),比2013年增长了12%,占《报告》中所有出版商收入总和的54%。

  《报告》对2014年全球出版业的发展形势进行了剖析,指出了行业领军者的成功利器以及排名影响因素。

  热词解析

  数字转型

  专业领域出版巨头包揽榜单前4强。排在首位的培生集团专注教育领域,其后的汤森路透、励德·爱思唯尔(现更名为relx)和威科则在科技和专业信息方面大有作为。他们之所以成功领跑全球出版市场,一方面是因为重组并购为企业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另一方面更重要的原因则在于数字化信息发布渠道的拓展,迎合了当下人们对于数字内容的需求,进而带来更多的受众和收益。

  并购

  纵观排在前10位的出版商,不难发现很多都通过并购来拓展海外业务,进而大幅度提高本集团的财政收入。

  去年企鹅兰登书屋依然是全球规模最大的出版商,销售额超过40亿美元(约248.25亿元),比2013年增长了25%,位列榜单第五位。如此辉煌的业绩主要得益于其对企鹅出版社(2013年7月)和西班牙语普通版图书出版社(2014年7月)的并购。

  企鹅兰登书屋完成并购的时间较早,因此随之带来的效益已经显现。强强联合的并购之风开始吹遍全球,后来者居上已势不可当,更多并购的效益或将于明年的排名结果中见分晓。哈珀·柯林斯于2014年8月完成对禾林出版社的并购,由于哈珀的财年截至2014年6月,所以上一年度禾林的收入并未纳入哈珀的统计结果,如今二者合一已步入正轨。哈考特于今年4月收购了学乐出版社旗下的教育出版技术集团,二者的收入也将统一计算。

  中国

  过去几年里,“金砖国家”各出版集团开始在《报告》中大放异彩。在2015年的《报告》中,中国的两家出版集团跻身前10强,分别是凤凰出版传媒集团和中南传媒出版集团。而中国出版集团和中国教育出版传媒集团则是榜单上的熟面孔了,今年分别位列第十五位和第二十一位。

  这些中国出版商之所以脱颖而出,得益于具有中国特色的管理模式,将各地或同一领域的优势出版资源整合在一起,由省级或中央政府直接管理,以提高这些出版集团的国际竞争力。

  中国出版巨擘希望在国际出版这个大舞台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所以也展现了应有的财务透明。2014年夏天,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斥资8500万美元收购了美国出版国际公司旗下的儿童出版业务,作为其经营全球儿童出版业务的其中一步。此前凤凰传媒在拓展国际业务方面也做了诸多努力,先后于2009年与阿歇特签署合作协议,2012年在英国设立办事处,国际合作如火如荼。

  货币因素

  为了更加客观地反映过去一年里全球出版业的发展情况,《报告》将动荡的货币市场也作为影响排名结果的因素之一。《报告》指出,为了保持一致,每年的《报告》都采用年末时的汇率作为统计依据。2014年全球货币市场起伏不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排名结果。如果基于2014年早些时候的汇率,一些企业的排名有可能提高一个名次,包括励德·爱思唯尔、阿歇特和西蒙·舒斯特。

  冰火两重天

  无论是全球范围,还是在美国、德国等主要市场,教育出版领域都经历了过山车般的动荡。

  教育出版领域表现不凡的出版商包括全球教育市场的领跑者培生集团,以及一些实力雄厚的学术出版机构,如威利出版社、麦克米伦教育与科学出版社、剑桥大学出版社等。德国的教科书出版商柯莱特出版社同样榜上有名。

  然而并非所有教育出版企业都像这些佼佼者一样顺风顺水。陷入窘境的教育出版企业要想转变颓势,就需要在数字化和全球化两方面加大投入。但现实情况是,很多市场已经开始萎缩,当地政府的教育支出也有所减少。这种形势颇为不利,甚至让一些因大手笔收购而伤了元气的出版商濒临破产。

  问题探讨

  上述关键词分析可以让出版从业者客观全面地领略全球出版市场的概况。此外,《报告》还结合数据收集和调研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公开透明地提出了新的参考标准,为从业者指点迷津。

  2007年《报告》发布之初明确了需要参考的因素,包括纸质书与电子书出版、科技与专业领域出版和分销(b2b),而零售(b2c)、报纸、杂志、有线服务、商业信息服务、媒体等方面的收入则不在考察之列。但随着出版业规模和价值链的变革不断加深,以及行业的商业模式、战略变得更为长远和复杂,明确划分这些因素的界限变得越来越困难。

  不过这些“灰色地带”并不会影响全球出版业的发展格局,《报告》希望提供最清晰、透明的信息。除了上文提到的货币影响因素,对“出版”相关问题的界定也需要明确。

  首先是形式上的问题。在很多市场,“图书”和“杂志”的定义很难区分,特别是在亚洲地区(中国、日本、韩国市场),连环漫画和漫画小说与图书的概念混杂在一起。《报告》在统计这些市场的数据时涵盖了这些出版物,为今后的统计工作提供了样本。

  其次是销售渠道问题。在法国、西班牙和意大利,龙头出版集团都有传统的企业对企业(b2b)分销渠道,而近几年他们的分销渠道也开始多样化,融入了在线零售和门店分册销售等形式。以大众出版业务为主的大型出版集团也都在尝试针对读者的直销平台及其他不同的销售模式。由此可见,销售渠道多样化已成为出版业发展的一个趋势。《报告》在统计收入数据时也将此前的标准进行了一定的修改,以适应潮流。

  再次是内容上的拓展。许多出版商开始推出游戏、视频、app等相关产品,以此延伸其产业价值链,特别是教育出版领域,跨媒介的内容传播备受追捧。此外,教育出版企业通过相关活动也取得了可观的效益,比如与教育机构合作开展培训项目,或者与政府合作,从金融巨鳄或其他形式的支持那里获益。《报告》同样收录了这部分数据,因为出版业转型不仅限于现有价值链,还需要关注与出版、阅读和学习相关的经济、文化等因素。

  总之,《报告》为从业者提供了风向标,引导出版企业探索适合自身发展的销售渠道,拓展内容的传播渠道,助力企业财政收入的增长。从业者要以此为契机,相互取经,结合自身实际情况作出战略调整。具体措施是否奏效,明年的排名报告见分晓。

  (译自威琛巴特贸易内容咨询公司网站发布的2015年《全球出版企业排名报告》及美国《出版商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