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教育出版 专注四个领域

时间:2015-10-28 作者:刘 亚 来源:商报
  2015年,培生集团以70.72亿美元的总收入再度问鼎全球最大出版社宝座,然而不久前,培生先后卖掉《金融时报》和《经济学人》的举动引起了各界高度重视,更有消息称,培生可能放手企鹅兰登书屋股份,彻底放弃出版行业。尽管随后培生官方宣布仍将继续持有对企鹅兰登书屋的原有控股,但这家全球知名老牌教育出版公司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出版人士的心。2012年,随着培生大中华区的建立,中国市场已经迅速发展为培生集团全球第三大业务区。面对业界的疑问,培生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萧洁云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道出了培生在新时代下谋求新路的想法。
  萧洁云女士于2014年出任培生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一职,此前,她曾就职于诺基亚(中国)、冠群电脑、香港电讯盈科asp等通讯、it企业。在她看来,目前对于培生集团和教育、出版领域都是一个很好的契机,一方面,随着数字化和技术的发展,教育和出版都在改变,另一方面,培生正处在一个令人激动的时期,要从一个多元化的集团转变成一个只专注教育的公司。此次她本人跨界到教育出版行业,在给她带来新鲜感的同时也让她感受到了教育出版的特点。她表示, it、通讯行业都很有行业特征,都是将产品投入市场,虽然营销策略不同,但产品是统一的,而且大部分产品都只需稍做本土化调整,便可进入市场,且很快就能看到显著成效。但出版和教育行业不同,首先,教育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其成果较难量化,可视性较低,是一个端对端的过程。而且不单是学习者要努力,教学方也必须一起合作,才能有成果。第二,教育是一个传统行业,以人为主,较少借用于先进技术,所以教育行业在新技术的冲击下正在做一些摸索,甚至是变革。无论是课程的打造、教学的方式,甚至资源的共享和分布都有很大改变。整体来讲,整个行业是在重塑教育的价值。第三,就出版行业而言,数字化的普及改变了人们的阅读方式。教育出版的目标群体是学生,因此,教育出版的产品和服务要围绕学生个性化的需求。“我觉得出版逃不掉这种思维,必须把我们读者的喜好或需求放在第一位,出版一些他们愿意读,而且读起来更有兴趣的书。所以我们就会用一些技术手段,多加一些互动性的、音频格式的内容,以及从纸质书到多媒体的阅读产品”,谈及新时代出版转型的话题时,萧洁云女士表示,在她看来,出版需要改变。
  2015年上半年,培生集团动作频频,先后出售了旗下《金融时报》和《经济学人》两家盈利品牌,对此,萧洁云女士强调了两个字:专注。她表示,培生集团开始了自我调整,将集团以前的十几、二十家不同的独立公司整合成一个培生。集团ceo范岳涵先生明确表示,培生需要注重在教育方面的发展,可见培生已经把自己定位成一个教育机构,或是教育服务应用提供者,因此就必须把资源全部投入在应该做的事情上面。此外,她表示,《金融时报》和《经济学人》同属媒体行业,这个行业本身同教育行业一样正在经历颠覆期,所以教育和媒体两大经历颠覆期的业务一起来做的时候,可能会担心不能把所有事情做好。
  而就在不久前,虽然培生集团宣布将继续持有其在企鹅兰登书屋的原有股份,但仍有观点认为,培生要放弃出版。萧洁云指出,这是一种误解。在她看来,培生的业务还是以出版为主。大众出版是出版,教育出版也是出版,培生会逐渐把更多精力放在教育出版这方面。从目前的业绩来看,培生集团大部分销售额的来源是教科书出版,尤其在北美市场,因此教育出版方面肯定会继续增强。萧洁云强调,范岳涵曾经说过,如果培生仅仅只做教育出版,那么只是解决了教育的小部分问题。与其这样,为什么不从更大的范围着手,连同教学理念、教学方式一起,又教老师怎么做,又自己出版教辅,效果会不会更好。而且,教师需要不同的教学工具、评估工具,还需要更好地管理多个学生,所以培生就推出了一系列方案,如学生管理系统,以在线的形式帮助老师了解学生的作业完成情况和课堂表现情况,还可以加上评语,整合之后发给家长,既能沟通老师和家长,还能帮助老师教学。培生的兴趣是把各种教育资源整合在一个平台上,整体来讲,培生的业务定位是将教育出版拓展到教育的其它环节上,这是培生集团的业务转型,而且这种转型只是从纸质变成数字化,培生还是在做教育出版,教育服务还是需要内容资源,这个跟培生的业务没有任何冲突,而且是一步一步来做的。
  同时,萧洁云女士透露,培生刚刚宣布的三年计划也很清晰,在整合、专注教育出版的同时,还将业务细化到第二层次,涉及四个不同的主要业务:第一,成人教育,特别是成人英语培训。希望能够保持该领域的增长并实现多元化;第二,打造“新一代高校教科书”。现在很多教科书和课程必须重新打造,一方面适应数字化,另一方面要涵盖21世纪的理念,很多软技能,如批判性思考、解决困难的能力、领导力等在目前的教科书里没有体现。所以培生要加入这些新技能,打造 “新一代的高校教科书”;第三,发展高校管理服务。既然培生集团拥有在教科书出版和老师培训方面的深厚经验,那么能不能在运营学校方面形成一套管理方案,帮助学校管理学生,培生将此称为“高校管理服务”。不用自己去办学校,而是把培生的教学理念,用一个应用方案的方式带给不同国家的高校。第四,发展中学教育,无论是在实体中学还是网上学校,培生要介入教师培训、教材到学生考试的各个环节,加上对学校的运营管理服务,把端对端业务打造好。这四个方面是培生集团这三年的大方向。
  而在中国来讲,这四个方面可能不会每一个都做,具体还得要看中国市场自身条件是否合适。培生现在在中国最主要也是做得最好的还是成人英语教育,华尔街英语、环球教育等成人英语培训业务会继续保持。出版方面,培生进入中国香港地区要早于内地市场,所以他们在香港的教科书市场一直是领导者,而这个领导地位还会继续保持。但他们也会逐渐把更多精力放在中国内地,他们也正在跟不同的出版商、书商、大学,还有it公司合作,希望将培生的优质资源通过不同平台让更多中国学子获得。
  萧洁云强调,中国是目前最大的教育市场,但也是一个比较封闭的市场。好在现在中国的教育政策也进一步开放,民办学校开始慢慢发展起来,整个中国的学校教育也在向国际课程靠拢,在这个方面培生可以贡献自己的力量。对培生而言,首要的任务就是把所谓的“21世纪的技能”融入到教育中去。现在的一般课程都以知识传输、知识转移为主。老师将自己的认知转移给学生,学生虽然学会了,可是没有掌握技能。中国的许多学生基本功非常棒,但在技能上却显示出很大的空缺,培生关注到这一点,也在思考用什么方式把技能提上去,这恰恰就是培生可以帮助中国学生的地方,也是培生希望做的事情。
  萧洁云认为,现在教育行业非常蓬勃,很多资本运作都进入教育行业,尤其跟任何“互联网+”沾边的事物都挺火。但她个人对教育的理解很传统,在她看来,教育的本质还是学习成效,无论采用哪种教学方式,学习成效才是根本。技术虽然很好地解决了教育瓶颈,教育资源不平衡的问题,但还是需要把时间放在最基本的教学内容上,学什么,怎么学,而不是用什么能学好的问题。面对不断发展的教育市场,萧洁云认为,做教育出版就是要不断创新,市场变得快,技术也在发展,教育出版商一定要抱着开放和容纳创新的心态,不要排斥任何的东西,因为将教育做好才是最终目标。